茶子猫

叫我大和就好了

【杰律】花店

最近想写一些特别ooc的东西,可能是杰律,可能是佣律,都行,反正我都吃。
想写……就像花店主x上班族一样类似的,休闲对繁忙,很可爱呀,等老婆下班。或者是老师对学生什么的,也很棒的说。哇这么一想真口耐啊。
如果小可耐有什么好梗的话,希望也能一起说说,分享一下啦对吧,当然不想也没关系毕竟是自己的梗嘛,就像有时候我也不想和别人说说自己所知道的梗(; ̄ェ ̄)
都是一发完我想。而且肯定会很短的啦,可能会短的你都看不出cp之类的啦……【汗颜】剧情就更不可能有啦,而且再来一句我估计都是现代pa什么的,超——级可耐!!!
|•ω•`)
绝对!特别的!o!o!c!的哟【摊手】






弗雷迪在街尾租了一个小公寓,不大,该有的都有。那条街挺安静的,到了夜晚也只能听见虫鸣和若有若无的钢琴声——听说这附近来了一个音乐家,钢琴弹得不错。弗雷迪细细听了一会儿,没错,弹得是好。
他是一个上班族,整日混来混去,工资不低,也不算太高。至少能养活自己。
弗雷迪的小公寓对面是一家花店,就叫“玫瑰”。
花店生意好,买花的人都是一些年轻的小姑娘,去的时候笑的像刚刚绽放的花,出来的时候脸红的像是樱桃。
店主貌似是个帅哥。还是特别帅的那种。弗雷迪心想。
弗雷迪原本以为自己和那个花店是永远的不会有什么交集,但谁能想到,他会在某一天因为忘带了钥匙那时又刚好加完班时间太晚房主估计也已经睡了这么去打扰不太好而且最巧的是那天下雨了所以,弗雷迪到那个花店里去躲雨了。
弗雷迪表示:喘不过气。
“抱歉,我就躲一下雨,马上就走。”
“没事。”
店主笑了笑,真的长得很帅。
“嗯……请问,你的名字?”
店长问。
“呃,弗雷迪。”
“嗯,弗雷迪。我叫杰克。”
杰克点点头。
弗雷迪莫名红了脸。
雨下的很大,淅淅沥沥的像是任性的小孩子一样一厢情愿的一股脑倾囊而出,这般不管不顾,也是惹人生厌。雨什么时候停啊,尴尬……弗雷迪侧了眼,没有去看杰克笑吟吟的脸。
“弗雷迪先生是做什么的呢?”
“普通的白领一个。”
“哦,上班族?”
“嗯。”
弗雷迪点头。
“很香啊,店里大多数都是玫瑰呢。是因为店名吗?”
“嗯?那个啊,不是哦。只是因为我比较喜欢玫瑰而已。”
“哦。”
“很漂亮不是么?对吧。而且花语也很棒。我想与你拥有一个激情的爱。”
“……!”
弗雷迪心里咯噔一下,他突然感觉杰克等下可能会说些让他有些难以接受或是……嗯,想不到词来形容。
“所以……”
“等等!!雨雨雨雨好好好好像小小小了一点……!我我我我我就先走了!打扰了!!”
弗雷迪慌乱的打断了杰克的话,他脸上烧的通红,急急忙忙的便冲出了花店,不知跑向了哪个方向。
…………没过多久,弗雷迪浑身湿透的回来了。
他怎么就忘了呢?钥匙没有,外面也还在下着大雨,他这么跑出去坐什么呢?
弗雷迪:大意了。
“噗!”
杰克一时没忍住,他连忙用手捂住了嘴,但笑意满满的眼还是暴露了此时他心里最为真实的想法。
……真是的!有什么好笑的!弗雷迪红着脸愤愤的想。

【杰律/佣律】无题


ooc严重
意识流注意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没有剧情,将就看看吧






1
“你觉得呢?”律师笑了一下,厚重的圆框眼镜反射着模糊的光。“好了,游戏开始了。”说完,律师扔下手中的沾着油腻腻的肉屑的银叉,抿着嘴唇。佣兵看看律师线条流畅的侧脸,不再言语。熟悉的晕眩感在脑中旋转,律师睁开眼便是身躺在破烂的病床上。

2
象牙白的身躯弥漫着暧昧的浅红,律师咬着唇身体轻颤。进入的过程意外的顺利,律师的反应像是熟练至极,身体张开的正好。他扭腰摆臀,让本该带着羞辱的痛苦不堪的性事变得让人快乐而猜不透,想不到,料之不及。

3
亲爱的律师,你知道吗?你就像是一个鲜嫩嫩的桃子,看起来是多么美味可口啊。可谁又知道你的心是否已经腐烂败坏,虫子在上面蠕动,啃咬腐肉。

4
心脏剧烈跳动,身上衣物被人粗暴撕扯,转瞬间便成了碎布条。“……监管者来了,你小心点。”律师低声耳语,佣兵扶着他的腰一个挺身,两人便是完完全全的契合。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不久前,与他人结合过。

5
是谁?是谁?是谁?妒火将佣兵燃烧。为什么为什么啊?不止是我,你还有其他人。可我啊,却只有你一个。不甘心啊。为什么不是我的。为什么不是专属我一个人的。

6
独占欲很麻烦。至少律师不喜欢。他疲累不堪,身体残留着男人的浊液,黏糊糊的让人不爽。真讨厌。律师心想。

7
“Come here, Freddie. ”
过来,弗雷迪。

8
恶魔向他发出邀请,伸出的手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Throw it away, I want to kiss you  ”
扔了它,我想和你接吻。
“Come on baby, I think we're gonna have a great
night ”
来吧宝贝,我想我们会有一个非常愉悦的夜晚。

9
“你在等什么?”佣兵这么问他。律师却只是摇摇头,笑了。“嘘。你听——乌鸦在唱。”吱吱呀呀的不断发出刺耳摩擦声的老旧的病床,两具身躯纠缠扭动,“嘎吱嘎吱——”你听。

10
“你觉得呢?”律师笑着,眼神晦暗。



————————————————————————————


哇同志们我回来了。
没想到死了那么久还能有小可爱喜欢我真是感动【痛哭流涕】真的谢谢喜欢啊呜呜呜呜呜【咬手帕】
最近卡文卡的有点厉害所以就好久没更新了【难过】
这其实是个三角感情大戏哦【滑稽】简单来说小律师给杰克和佣兵同时戴了绿帽,佣兵不想和别人一起共享律师,杰克装作视若无睹【笑】

『杰律』大男孩x小男孩十题

1
大男孩在一次阳光明媚的早晨,在孤儿院里收养了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看起来乖乖巧巧的,戴着圆框眼镜,紧紧抿着嘴,神色紧张而不自在。“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不是坏人,对你也没什么兴趣。从现在开始,我就相当于你的养父了,当然,我也同样年轻,也不想被人叫爸爸。你以后就叫我杰克哥哥好了。对了,我记得你是叫弗雷迪,对吧?你不用那么拘谨,那样神经会很累的不是么?”大男孩笑了笑,好听的声音像是叙述故事的内容。嗯。小男孩点了点头。

2
大男孩的家很大,也很华丽,但似乎只有大男孩一个人住。“杰克哥哥是一个人住的吗?”小男孩这么问道。“对啊,我要不是一个人住的话,你现在还是在那个又小又窄的孤儿院呢。”大男孩说着,脸上是依旧如初的微笑。“哦,是吗。那以后我和杰克哥哥一起睡吧?”小男孩抬起头,神情无比的认真。“为什么?”大男孩愣住了,他看看小男孩那明显营养不良的小身板,说,“你看起来也没多少肉啊,怎么?这么想要吗?小小年纪就这么饥渴啊。”“什么饥渴?我只是看杰克哥哥好像很孤单的样子,在我还有妈妈的时候,当我孤单的时候妈妈就会搂着我陪我一起睡觉,那时候我会觉得很幸福。所以啊,如果我搂着杰克哥哥睡觉的话,我想杰克哥哥会和我一样幸福吧!”小男孩咧开嘴,说出的话语稚嫩而让人开心。“是吗?好吧,那以后就一起睡吧。也对,是我太心急了也说不定。”大男孩说着小男孩不懂的话语。

3
大男孩会变魔术。这是小男孩最新发现的秘密。小男孩很激动,在他不长的记忆里他只看过几场魔术表演,但等他到了那个孤儿院后,他就再也没看过魔术了。果然院长说的是真的,跟着杰克哥哥,真的很幸福。

4
大男孩会做饭,而且很好吃。小男孩吃着大男孩做的饭,心想。“杰克哥哥很会做饭呢,而且超好吃的说。”小男孩咬着饭勺,含糊不清的说着。“哦,是吗?觉得我做饭好吃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人呢。”大男孩耸耸肩,语气平淡。“哎,为什么啊?明明超好吃!”小男孩有些不理解,在他印象中,大男孩是除了妈妈,还有院长两个人,做饭最好吃的!当然啦,大男孩做的饭比妈妈还有院长做的更好吃。因为你又傻又单纯,别人躲我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能吃到我做的饭呢?大男孩心说。

5
“你喜欢我吗?”大男孩问向小男孩。
“喜欢啊!我最喜欢杰克哥哥啊!”
“真的吗?你会喜欢我一辈子?”
“嗯!我会永远,永远,永远喜欢杰克哥哥的!一直都会哦!”小男孩向大男孩长开了怀。
“你说的话不能反悔哦。不管发生什么。”
“为什么我要反悔?”
“不,没什么。”
大男孩伸手抱住了小男孩。

6
小男孩发现大男孩最近有些奇怪。不仅是脸上笑意满满,哼着小调,而且常常夜不归宿。以前大男孩可没有这么开心过呢。小男孩想。怎么了吗?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你这么高兴?小男孩这么问过,但大男孩只是笑笑,依旧不说话。小男孩虽然年纪不是很大但该懂的事,他都懂。比如说,什么时候可以说话,什么时候不可以说话,小男孩把握的很好。这也是大男孩当初会选他的原因之一。

7
大男孩似乎开始玩起了失踪。大男孩会在早上留下一大堆吃的,留张字条,不声不息的消失好几天。在大男孩消失的几天中小男孩被反锁在家里,面对已经住了好几个月几乎快一年的大房子,小男孩头一次感到了害怕。“又要被丢掉了吗?我真的不是很讨人喜欢呢。”小男孩蜷缩着身体低声呓语。“杰克哥哥在哪呢?为什么要丢掉我呢?我哪里做的不好吗?”即使知道大男孩还是会回来,小男孩还是惴惴不安。因为说实话,小男孩也不确定大男孩什么时候会真的永远不回来。估计离被丢掉的时间愈来愈近了呢。小男孩心想。

8
这样可以吗?宽大的白色衬衫搭在身上,白白嫩嫩的大腿暴露在冷空气之下,小男孩稍稍打了个冷战,搓着手心想。那是大男孩的衣服。小男孩曾在孤儿院的一个夜晚看到过,一个漂亮的女人穿着另一个男人的衣服,扭着腰翘着屁股,脸上笑的妖媚。女人拉着男人的手,将男人拉到大床上。男人似乎很心急的样子,一上去就扒了女人的衣服,不停摆弄着女人白皙的身体。后来小男孩不记得了,只依稀记得男人将什么又大,看起来又很硬的东西塞进了女人下体那个小小的口子,而女人又好像很开心,又好像很难过的样子,总之是感觉很舒服,而且男人也感觉很高兴。小男孩不确定,如果他照着那个女人的做法来做的话,大男孩会不会感到高兴而不丢掉他,但如果小男孩什么都不做的话,小男孩知道,肯定会被丢掉。

9
大男孩真的很高兴,抱着他在床上做了好久。很舒服,真的很舒服。虽然开始有点疼,但渐渐的,奇怪的感觉在后背下方不断的,像是聚在了一起,使得小男孩脑袋混混沌沌,身体发软。小男孩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他知道,大男孩不会丢掉他不管了。小男孩开心极了,他每天晚上都在大男孩温暖的怀抱里度过,和大男孩咯咯嬉笑,做着能让人舒服的几乎死去的事情——大男孩跟他说那叫做爱。真的很棒,比以前还要棒。幸福的生活一定又能,持续下去了。

10
啊啊,发现了呢。喉咙被割断的声音还在耳边不断回响,女人痛苦的呻吟断断续续的,无端让人觉得心烦。大男孩戴着锋利的指刃,身上沾着血液。小男孩呆立在小巷边,鲜血逐渐蔓延在小男孩脚下,一俨如他脸上的呆滞神情。“……呐,这是什么?杰克哥哥?……为什么要这么做……?”小男孩颤着声音,不敢置信。“什么为什么的……因为想做啊,于是就做了。”大男孩笑了一下,像小男孩刚来这个地方的时候,一样温暖。“这种事,会坐牢的吧。”小男孩以陈述句的方式说。“所以呢?”大男孩挑挑眉。“……如果,这件事我保密的话,杰克哥哥是不是……就永远不会抛弃我?”小男孩歪了歪头,眼里的光芒耀眼灿烂。“……什么啊,就为了这事?我说过会抛弃你吗?再说如果我抛弃了你你是不是也就活不下去了啊,这么爱我啊。”“嗯。”小男孩点点头。“如果杰克哥哥真的丢下我不管了,我真的活不下去。杰克哥哥在我心里,就像是神明一样的存在。神都抛弃了我,我也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呵,乖孩子。来我这,我带你回家。”大男孩向小男孩招招手。

——————————————————
啊啊啊对不起!!最近一直在沉迷游戏,完全忘了老福特里的小可爱。。。(自责)真的肥肠对不起了!!!
( ๑ŏ ﹏ ŏ๑ )
QAQ
加上母后大人最近不让我玩手机,所以真的好久都没有更新了。。。啊啊啊果美呐。。。QAQ

『杰律』无意义的车

指刃描摹着纤细的腰线,白嫩的身子因恐惧而颤栗,弗雷迪瞪大了眼,冷汗布满了全身。杰克那滚热火烫而又坚硬的物什抵在了他的下体,作为上等人的弗雷迪自然明白。
但他很害怕。
他无法做到像佣兵或医生小姐那样,能无视恐惧淡定的跟监管者周旋,他做不到。他的作用也只是在修电快了一点,帮助同伴缩短游戏时间,其他的,毫无用处。
他怕在杰克兴致将退时毫无留恋用那锋利的指刃在他脖颈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又怕杰克会从此对自己的兴趣日增不减,至而令他无法接受。
但那又有什么用?在这个庄园里,向来是不缺恐惧感和小小的悲泣声的,更何况他这样的上等人呢?
杰克那完好无损的左手在自己的隐秘之地不断打圈,弗雷迪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杰克会对自己这样的人感兴趣。美貌?他的面貌仅仅算是清秀而已。本领?他就是修电快了一点,若论这个的话,盲目小姐的速度比他快了不止一倍。
那这是为什么?
不过弗雷迪是没问出口,他眼看着杰克早已准备充分,扶着物什,无情的闯进自己的身体里。
“唔……!……疼,好疼……”
弗雷迪痛呼着,身体仿佛是被撕裂成了两半,疼的他几乎快要昏了过去。杰克可不会想要奸尸,他掐着弗雷迪的脸,强迫弗雷迪看着自己的眼睛。
经验丰富的人自然知道该怎样才能让人暂时忘却疼痛。
“求你……慢点……我……好疼…………”
弗雷迪小声求饶,本该是快乐的事,他却感觉不到一丝快感,杰克很粗暴,蛮横的,甚至不做任何润滑的情况下,就径直闯入他的体内,像是发泄一样在他体内胡乱搅动。
“嗯,轻点。”
杰克温柔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就照着他说的话,杰克真的放慢了速度,一点一点的,动作轻柔的开拓着领地。
“……啊……”
一丝淡淡的快感在一瞬间充斥了他的大脑,慢慢的,聚集在尾椎骨,令他身体发软。
“……唔嗯……奇怪……”
“怎么样?舒服了吗?那我要加快速度了哦。”
“呃……!”
杰克真的加快了速度,但对于弗雷迪来讲已经不再是疼痛,而是几乎快把人逼疯的快乐。
“……啊……哈啊……唔……!”
“呵♪”
在陷入昏迷之前,弗雷迪只听到了粘稠的水声和杰克的轻笑。

all律就是我了【滑稽
跟风玩一下

『杰律』贪念

ooc注意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一切都凭本能
是的,弗雷迪他超可耐
想太阳(不)
意识流注意
啊我好难过
没粮吃。。。。。。。
恶魔x神父注意
群里的宗教pa
可能是车(可能哦可能)



↓↓↓↓↓↓↓↓↓↓↓能接受的话下拉吧




——你的肮脏来源于你的罪恶

——你的罪恶来源于你的贪念

——你不会得到洗礼

——你将困在恶魔的地狱,永生永世

他将同伴弃之不顾,可爱的天使小姐在身后呼唤,渴望救助。

而他,将逃离恶魔的怀抱。

现实总是无所不能的。

疼痛将他的希望碾碎,动听的哼调化作浓雾,由远而近缠绕着他的身体。跳动的心脏逐渐冷却,他不再尝试奔跑,恐惧已然将他拥入怀中。

身上的神父装破碎零落,黑色的柔软衣料只能作为装饰品——不,连装饰品都做不到。它现在只是衣料,它丧失了原本所代表的意义。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质问着,可有谁能回答的上来呢?

恶魔依旧那么优雅,他轻柔的抱起地上的残破身躯,心里的欲望是那么强烈。

他渴望得到他。

身体,心脏,情感,思想,包括他的一切。

他是那么的贪婪啊,恶魔诱惑善良的人类步步踏入深渊,骗,污蔑,一切都在帮他。

而现在,恶魔得到了。

单薄的身躯白皙而又漂亮,在恶魔堪称完美的撩拨下,迅速染上了一层情潮。猎物咬着指节,梳在脑后的一丝不苟的发丝被主人弄得凌乱,而他——摇晃着脑袋,眼中迷离恍惚,水汽凝结成样,一颗颗滚落在颊侧。

恶魔深埋在他体内,圣洁的身子变得污秽不堪。

汗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蒸发,他张着嘴,声音被阻碍搅碎揉乱挑选,由主人选出最为动听的,可获得在舞台上大展身姿的机会。

想要你。想要你。想要你。

想要我?

那就尝试取悦我吧,即便你是个恶魔。

不过那又怎样?只是个拥有无限贪念的可怜人罢了。

——————————END的分割线————————

我觉得吧,像这种的文
是不会被屏蔽的你信不信

“为什么这次不要被屏蔽?”

——“因为我没存稿。”

『杰律』瞎逼逼

我!要疯狂!
做到!
日更!是的!没错!我!
活在梦里!
( ‘-ωก̀ )
但其实说实话
我已经存了很多文稿了
为什么不发呢?
因为我懒(特别显而易见)
我也很难受,所以我决定
下次找个时间一起发出来得了
省的我心里难受(因为写好不发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私心tag

『佣律』论萌新和大佬

小萌新

他尽量缩小自己的身躯,蹲在断壁残垣之后。四位求生者尚还存活,可他却总是不安,仿佛这是监管者闲时的玩乐。他想。佣兵先生在找他,弗雷迪已经听到不远处的呼喊。但他怕极了,他不敢出来。这是他第二次进入游戏。没有经验的小动物缩在墙角瑟瑟发抖,他现在需要同伴的保护,即使佣兵先生就在不远处。
终于找到你了小律师先生。
佣兵先生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呼吸。
放心吧,我会在你旁边保护你的。
听不出来什么感情的话语,弗雷迪却莫名安了心,他往佣兵先生旁边靠了靠,淡淡的汗味是小小的护身符。

大佬

嘿!我想游戏结束后你应该好好补偿我一下。
弗雷迪翻了一个白眼,语气不善的说到。佣兵先生拿着绷带,一圈一圈为弗雷迪包扎着伤口。他刚刚被监管者捉到了,也是弗雷迪替他挨了监管者一刀,他才能逃出来的。但说实话,弗雷迪会救他也是他没想到的。佣兵先生以为要么是医生小姐,要么是园丁小姐,可结果来的是弗雷迪。那曾经一开始游戏就怕的瑟瑟发抖的小动物。
……谢谢。
佣兵先生小声说到。
什么?
可惜小律师貌似没听到。
不,没什么。
他否认。
嘁。
弗雷迪转过头,泛着粉红的耳尖藏在发丝里。

弗雷迪: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

『杰律/佣律』实在是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好了。。。

ooc注意
私设如山,我也不知道庄园到底有没有季节这种东西。。。
All律注意,弗雷迪他真可耐啊
沙雕文笔注意
(笑容逐渐姨母)

弗雷迪像个布娃娃。

1
柔柔弱弱的,仿佛经不起摧折,头发也是软软的。他戴着大大的圆框眼镜,有些破旧的定制衬衫套在身上,红色领带也不曾真正打好过。虽然他之前是个上等人,但在这场危险不知什么时候便会丧生的游戏中,所有人都不曾真正打理过自己。同样也包括他。上等人会害怕也是正常的吧。弗雷迪说过这样的话。跑不过监管者更正常。他这种想法听起来固然不对,但同样作为上等人的艾米丽小姐也一样跑不快,其他体能好的,都是弗雷迪口中的『下等人』。所以他的话还真没人反驳过。

2
在游戏开始之后,基本都是佣兵先生和前锋先生在保护他。佣兵先生跑得快,前锋先生有足够的强壮体质可以撞晕监管者,为弗雷迪争取逃跑时间,而且前锋先生本人跑的也很快。所以当初决定由谁来保护弗雷迪时,也是这两人先提出来的。不过跑不快的求生者有很多,为什么单单保护他一个人呢?很多人都觉得不满。因为弗雷迪他解密快啊。那还有盲女啊?盲女会溜监管者弗雷迪不会啊。这回答至今为止都没人能反驳。

3
但其实说一个惊天大秘密昂,佣兵先生对弗雷迪有那个那个这个这个的心思哦。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也就只有医生园丁空军和盲女知道,庄园女子组都知道。弗雷迪本人倒是不知道。

4
但再说一个惊天大秘密昂,监管者杰克对弗雷迪也有那个那个这个这个的心思哦。很神奇对吧?庄园女子组表示喜闻乐见。

5
三角感情大戏什么的,最喜欢了。

6
听说杰克好像得逞了哦。
哎~真的吗?
嗯嗯,我都看到了!杰克公主抱把弗雷迪抱到了圣心医院!
可我之前还看到了弗雷迪领着佣兵先生进了他的房间啊…………
唉唉??你确定吗??!!哇高举我佣律大旗。
什么佣律,分明是杰律好吗!
就我吃all律的吗……
哇我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医生小姐。
哇我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医生小姐。
哇我没想到…………
好啦你们闭嘴!!!o(*////A////*)o

7
弗雷迪完全不知道那些「疯狂」的女士们到底在讨论这什么。他能感觉到投在他身上那些热情带着……不怀好意的眼神,这让他觉得不是很舒服。就好像是以前大街上那些耍猴的人,弗雷迪就是那只猴子,耍猴人不知道是谁,但那些女士们一定是过路观看的行人。最近发生的好多事都让弗雷迪感到不爽。杰克,佣兵先生,医生小姐她们……各种各样的人。尤其是杰克!简直是过分!居然当着佣兵先生的面说他是他的人!他不要脸他弗雷迪还要脸呢!还有佣兵先生!什么已经拥有了他的身体,什么他已经是他的妻子了……他怎么不记得他们之间有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真是……不要脸!

8
哼唧。弗雷迪的小脾气又爆发了。他现在整天挨着前锋先生,弗雷迪真的一点也不想看见佣兵先生和杰克。佣兵先生难过,因为弗雷迪不理他了,也因为弗雷迪现在明显是和前锋好上了。杰克也难过,还是因为弗雷迪不理他了,也还是因为弗雷迪现在有和前锋搞好关系的倾向。一个佣兵就够他受得,更何况来个前锋?追妻之路果真不是一般的崎岖不平啊。

9
最终弗雷迪也没和前锋先生好上。为什么呢?肯定是因为有佣兵先生和杰克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在阻挠啊。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弗雷迪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但是!对于壁咚这件事,他是忍无可忍了。春天,是佣兵先生突如其来的地咚。夏天,是弗雷迪早就预料到的杰克的床咚。秋天,是佣兵先生不小心的胸咚。冬天,是弗雷迪耐不住打人的寂寞的墙咚(杰克和佣兵直接撞上墙去了)。

10
好吧,他们是没救了。但是,幸运儿还可以指望不是吗??那与生俱来的幸运还真是别人学不来的。于是,弗雷迪就决定和幸运儿跑路。不过最后依旧是没跑成啦,我觉得原因不用我说。